第53章

苏香兰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o,最快更新末世穿古的孩纸乃伤不起最新章节!

    去画舫一事最后虽不了了之,但未免某人继续白目下去,真的惹恼了庄主,莫瑾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他一下。

    当秦炎知道庄主与牧泽的关系后,先是一脸诧异,等回想了一下往日他们相处的点滴,又觉得似乎好像本该如此,“我就说庄主怎么对牧泽比儿子还好,原来如此……”比儿子还好的,那可不就是自己媳妇了呗!

    “你既知道了,以后便注意些。”莫瑾道。

    “知道知道,既然是庄主夫人,我自然不会再带他去哪种地方。”秦炎不以为意道。

    离开丰城后,欧司烨一行继续赶路,很快就回到了清闲山庄。

    “总算回来了,不知道赶上午饭没?”在马车里坐久了有些难受,见到了门口,牧泽跳下马车,抬手拍了拍后颈。

    瞧见他的动作,欧司烨伸手过去替他捏了捏。

    “庄主夫人回来了,他们还敢不给饭吃不成?”秦炎听了,开口打趣。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林裴望了过去,“你……”吐出一个字后又不知要说什么好,于是看向欧司烨,示意他管管自己的属下。

    然而,欧司烨非但没管,反而道:“他说得很对。”

    见他含笑附和,牧泽瞪他一眼,“对个鬼,你才是庄主夫人。”后面四个字吐出来,耳根不由有些泛红。

    “你说是就是。”欧司烨不以为意,揉了揉他的脑袋,拉着他进庄。

    等他们走了,秦炎这才忍不住大笑起来,“庄主这是要变庄主夫人?哈哈哈哈……”

    摇了摇头,莫瑾懒得理他,跟着进了山庄。

    回到山庄的日子很平静,每日早上欧司烨会先起来练剑,练完剑后才回房叫醒还在睡的牧泽,和他一起用早膳。

    早膳后在庄子里消消食,便到了欧司烨教他武功的时候,教得也不难只是一些简单的剑法和掌法。

    练完武之后,欧司烨便会让人送来茶点,陪他在园子里用完后,一同去书房或看书或练字。

    等到了中午,用过午膳后便一起去休息。当然,之前欧司烨是没有这个习惯的,只是陪他午休陪多了后,便干脆将这个习惯保持下来了。

    中午不宜睡太久,所以一般欧司烨会在半个时辰后叫他起来。但半个时辰牧泽一般是睡不够的,因此每次想叫起来他都挺难。后来欧司烨便干脆任他闭着眼睛,自己替他穿好衣服,拿布巾给他擦过脸,喂他一杯水,然后拿糕点喂他,大概等他吃完一块糕点就自己醒了。

    等他醒了之后再用些点心,接下来二人有时候会去花园里下棋,有时候会去山庄外转转,有时候会去后山里玩,还有时候牧泽会自己去找秦炎。

    当然,如果是最后一种,欧司烨是不想看到的。

    说来,也不知他们两怎么就合拍了,经常找机会凑在一起,偏偏凑在一起就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喝酒。本来因为欧司烨管的严,牧泽就算喝也不敢喝醉,不过后来秦炎说:“放心,要我看就算你真喝醉了庄主也舍不得把你怎么样的。”

    听他这么说,牧泽放开胆子试了一次,发现虽然欧司烨除了冷着张脸,的确没把他怎么样。当然……床……咳……不算。

    于是,胆子越来越大的牧泽有时间便去找秦炎,二人一同庄内庄外的找酒喝。

    欧司烨虽然拿牧泽没办法,但要收拾秦炎还是很简单的,只是想着他有个伴偶尔一起去做“坏事”也不错,因此,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晚上,用过晚膳在院子里散散步后二人就回房间了,至于做些什么?

    佛曰:不可说。

    如此过了几个月,很快便到了新年。

    山庄里忙碌了起来,到处都装点成了红色挂上了灯笼,看起来喜气洋洋。

    “写什么好呢?”

    如今的字练得不算太好,但至少能见人,庄子里其他地方不管,自己院子门口的对联牧泽却是准备自己写的。看着桌上铺的红纸,牧泽忍不住咬笔头。

    将笔抽出来,欧司烨道:“不要咬笔。”

    “那我咬你。”牧泽笑着回了一句,当真凑过去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欧司烨揉揉他的脑袋,走到他身后,握着他的手写下一幅对联。

    看了一会,在对联上吹了吹,牧泽笑着拿起来便要出去贴。

    等到了院门口,才发现没拿浆糊,而且自己也贴不上,于是朝里喊:“把浆糊拿来,再拿把椅子出来。”

    他话刚落欧司烨已经拿着东西出来了。

    接过浆糊在背面涂了涂,牧泽站在椅子上开始贴。

    看着他抿着唇认真贴对联的样子,欧司烨发自内心的笑了。

    “正了没……你想什么呢?我贴正了没?”摆弄了一会,牧泽问了一句,见没人回答,转头便见他扬着笑不知在想什么。

    等到他声音高起来时,欧司烨才看了过去,“往左边来一些。”

    “这样?”

    “嗯,再过来一些,太过了,往右……”

    “好了吧?”

    “嗯。”

    接下来几天,拉着欧司烨给自己院子里的其他房间门口都贴上对联或福字后,牧泽还抽空去厨房混了一趟。本来他是以“自己包的饺子吃起来香”的理由去帮忙包饺子的,但是因为总帮倒,于是被人委婉的请了出去。

    等到除夕的晚上,欧司烨、牧泽、秦炎等人凑了一桌,吃年夜饭。

    “牧泽,又长了一岁,祝你新的一年快快长高。”秦炎端起杯子笑着道。

    难道我很矮吗?瞪他一眼,牧泽端起杯子却又笑了起来,“你又老了一岁,祝你新的一年到处跑。”

    “别啊!”听他这意思,显然是要让庄主派他出去,秦炎将酒喝完,笑着道:“我要到处跑了谁陪你喝酒?”

    “谁要你陪?”牧泽说完,笑容灿烂的看向欧司烨,“大哥,我又长了一岁,可以喝酒了吧?”

    “你现在不是在喝吗?”欧司烨道。

    “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平日里可不可以正大光明的喝酒?”牧泽道。

    欧司烨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也就是说你平日里都是偷偷的喝酒了?”

    “扑哧……”

    秦炎一口酒差点喷出来,莫瑾也忍不住笑了。

    庄主竟也会捉弄人?

    听到二人的笑声,牧泽抿了下唇,自顾自的喝酒吃菜,不理他了。

    夹了颗狮子头给他,欧司烨道:“只要不喝醉,都随你。”

    闻言,牧泽这才又笑了起来,夹起狮子头吃了起来,又回他一筷子菜。

    几人说说笑笑的,时间过的倒挺快,等到吃得差不多了,莫瑾拉着秦炎便先离开了。

    接下来还要守岁,因此二人便没有回房间。欧司烨拿了件狐裘替他穿上,随即带他去了一处高台。

    高台上放着桌椅,桌上摆着瓜果点心,有风的一面摆着面屏风,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

    嘭――

    嘭嘭――

    刚一落坐,便见前方放起了烟花,虽没有现代的花样多,但也很让牧泽高兴了。

    他坐着看了一会便靠在了身旁人肩上,后来干脆窝进他怀里了。

    听着烟花的声音,牧泽笑着,抓住他的手把玩着,随后又张开了自己的手,“大哥,我的异能消失了。”自那天突然发烧后,先是风系后来是治疗,到如今都没有了。

    “没关系,我保护你。”将下巴靠在他脑袋上蹭了蹭,欧司烨道。

    “嗯,其实没了也好。”至少代表着我已经融入了这里,不会再回到末世,牧泽想了想,又说:“我的空间可能也会消失。”

    “那先将东西拿出来就好,给你建个密库。”欧司烨道。

    “这样的话我什么都没有了。”牧泽抬头看向他。

    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他的额头,欧司烨道:“你还有我。”

    牧泽笑了起来,笑得很是开怀,伸手抱住他,“大哥,遇到你真好!”

    遇到你才是真好……欧司烨揉了揉他的脑袋,整个人柔和得不可思议。

    “新年有什么愿望?”烟花放完后,欧司烨突然问,等了一会,没得到回应。

    低头一看,他窝在自己怀里早就睡着了,蹭了蹭他的脸,欧司烨道:“这样的话,就许我们年年岁岁同今朝可好?”

    “嗯。”

    听到他无意识的回应,欧司烨笑了起来。

    父母死后,他便一心报仇,等到大仇得报,他以为自己从此以后除了山庄就只有手里的剑。

    从来没想过会遇上这样一个人,从来没想过会喜欢这样一个人,从来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人,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人伴他一生。

    他不信神佛,如今却感谢上天将这人送到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