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俘虏

百草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o,最快更新山中杂货铺最新章节!

    “治疗”完毕,灵火已经找到收入体内,还意外收获了一株超三品的五行并蒂莲以及一条超三品的毒蛟,再加上体内吸收的两道劫雷……寒年觉着这一行收获颇丰,可以暂且告一段落,回到村里了。

    有锦容在,也不存在赶夜路危险的问题,两人循着来时的路出溶洞。锦容依旧走在前面,寒年看他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好奇他在看什么,但刚刚的事让他把这个问号嚼碎了咽下去,没问出口。两人默默出了溶洞,九雷也从锦容肩头跳回了寒年衣服上,捉住寒年衣领一通“吱吱”好叫,来表达它对主人的担忧之情。

    寒年心中熨帖,嘴角不禁上挑,露出微微的笑意。但扫到锦容似笑非笑瞟过来的眼神儿,笑意就僵在了嘴角,已经褪下的红云又浮上了双颊。好在锦容没有多说什么,寒年心里松了口气,同时心中小小地郁闷:他怎么莫名就有了一种矮锦容一头的感觉?

    虽然锦容的确比他高大半个头,修为也比他高,又生的好看,气质也好……越想越觉着输他不止一头怎么办?!QAQ

    刚出溶洞,锦容就感到自己的灵府探查不再受限制,虽然依旧无法探查洞内情景,但洞外的情景一草一叶无不心中了然。寒年还没养成用识海探查周围的习惯,妖修的灵府和修者识海虽然相似,但也有不同,寒年受锦容指导,用起来仍十分生疏,不过能探查方圆几里的范围,而且精准度并不太高。

    因此锦容身影骤然消失的时候寒年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到锦容带着一人回来,寒年想起刚刚识海扩散开,好像的确有探查到什么。接触到锦容戏谑的一眼,寒年再度红了脸——这次是羞愧的。不过想到锦容相当于元婴的修为,他原本就不能比,于是寒年又淡然了。

    锦容曾经手提近吨的黑熊精如无物,现下手里提的不过是个高大的男人,自然更加轻松。寒年观察了下,就发现男人衣衫破旧,但料子极好,上面还沾有星星点点的血和黑色的灰,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斗。锦容也没打算一直手提着他,封了修为之后就把男人信手扔麻袋似的扔到了地上。

    有苦难言的男人:“……”

    观看了全过程的寒年:“……”

    慢条斯理不知从哪抽出一条丝帕的锦容:“说吧!”擦完手,那条锦帕就自动化灰消失在空气中了。

    看到这一幕的寒年心中不禁想:“真败家!”

    看到这一幕的男人心中不禁想:“这位前辈修为比自己高太多了!我怎么就那么惨?刚出狼窝又入虎口!!QAQ”

    被锦容捉来的人正是逃亡到山林里连炳阳。他原本靠在树上休息,结果锦容和寒年一出溶洞,寒年和连炳阳还没察觉到对方存在,锦容已经动手把连炳阳捉了来,一身灵力也封住了。

    连炳阳不知道锦容修为高低,但从对方轻易捉住并封住他灵力来看,绝对不是他惹得起的。更何况锦容一身锦衣长衫,怎么看都像百年前的前辈,再加上他华丽的容貌,显得神秘又危险。而那边站着穿着现代休闲衫的青年,修为看起来在筑基中期以上,但又不到筑基后期。

    连炳阳悄悄观察了锦容和寒年一番,才开口解释一切,他当然不会说实话,而是编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可信的理由:和同伴一起到山中想寻些灵植灵药,结果遭遇妖兽,战斗中失散,他逃了很久才逃到这个看似安全的地方。

    这番话结合他的惨状,是十分容易让人信以为真的。连炳阳对自己这个半真半假的解释也十分满意,结果偷偷扫一眼,就看到那休闲衫青年看他的表情有几分古怪,那眼神像是想笑又像是怜悯。锦衣青年则是手指微微一动,连炳阳顿时感到了千针过体的感觉,剧痛让他咬破了嘴唇,有殷红的血顺着他的下颌流下。

    寒年叹了口气:“你还是说实话比较好,我的……嗯,同伴,脾气不太好。”虽然是第一次逼供,两人已经十分有默契,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

    被发现了?!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连炳阳郁闷得简直要吐血!他怎么也想不到,和青凛战斗中沾染的妖气,和青凛相处了几个月的寒年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他都能认出,更不用说锦容了。

    而青凛在村里看家护院,无事绝对不会出门,要不是眼前这人和他口中的“同伴”一起上门找事,这人也不会一身是伤逃难至此。只要一想到这人趁自己不在袭击了自己家……寒年就觉着眼前这人再惨也没什么好同情的了。

    等到锦容信手招来连炳阳身上的储物袋和身上所有法器法宝,寒年打开其中一个小巧犹如皮质的深紫色袋子,看到圆滚滚的黑团子汤圆被放出来,寒年对连炳阳最后一点容忍也没有了。

    “既然他欺负汤圆,就让汤圆欺负回去,这样不就好了吗?”锦容提出建议,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金针刺破汤圆爪尖,默念一道法诀那粒圆滚滚的血珠就朝连炳阳飞射而去。

    连炳阳眼力还在,眼看着血珠越来越近却无力躲开,心中复杂简直难以言述。血珠一接触连炳阳的额头就融入其中,闪亮过后在连炳阳额头留下一个爪印般的印记。而懵懂不知事的小黑熊崽儿脑门上则多出了一小朵火焰状的印记,乍看就像脑门上有几根毛被染成了金色。

    主仆契成,连炳阳简直要心如槁灰,他曾经以为自己最惨也不过寿尽而亡,但今天他终于知道自己曾经的想法那是多么美好多么天真!他居然和一只黑熊崽儿签订了主仆契约,还他是仆……连炳阳觉着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未来了。

    连炳阳大受打击,也就没心情编造什么谎话——他也不能说谎了。于是锦容和寒年知道了手上那条纱巾似的东西是一件不清楚具体品阶的法宝,名为云隐纱,功能目前已知是能完全隐藏身形和气息。前主人已经身亡,要想使用只要抹去其中神识再注入自己的神识就可。

    这还是寒年第一次见识到法宝。妖修要化形以后才会有自己的法宝,他们的法宝多是自己身体原形的一部分炼制,这样用起来才能如臂挥指,运用自如。离火还没化形,没有法宝,青凛和锦容寒年没见他们用过。如此算来,云隐纱是寒年第一次真正接触到的法宝。

    又听闻了云隐纱高防御的属性,想不喜欢上都难。寒年不可否认自己心动了,但在锦容伸手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把云隐纱交给了锦容——连炳阳是锦容捉的,从连炳阳身上搜来的所有东西,自然也是属于锦容的战利品,交给他合情合理。

    锦容对寒年毫不犹豫交出法宝的行为并不惊讶,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很满意,也很高兴。拿过云隐纱轻松抹去其中神识,锦容才把云隐纱又交给寒年:“这件法宝,你更需要。”寒年修习的进程,锦容十分清楚,他至今没有学到一道防御用的法诀。仅有的两间法器配合他筑基的修为以及将来可能遭遇的状况,已经不够用了。

    寒年有些惊讶接过,心中动容。有这么一个什么都好的妖修陪在他身边,却不图他任何东西,自己还能感觉到对方的情意……寒年简直想不出自己不动心的理由。

    “今晚,我们吃河鲜大餐吧!”想通后寒年毫不矫情注入神识收起了云隐纱,并对锦容提出建议。既然心动,那就主动出击吧!

    “好啊~”锦容一双丹凤眼水光潋滟,被这么一双好像什么都知道的眼睛扫过,寒年顿觉自己心里的几道主意都被扫了个透彻,看了个透底——他不会真看出什么了吧?虽然他知道了也没什么不好……

    一旦在意起某个人,对方的一举一动放在眼里心里,就忍不住会去深思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深意。爱情让人忧,让人喜,其中魅力就在于此吧!

    云隐纱让人眼前一亮,这种高防御的法宝自然是难得一见的,但除此之外,寒年对从连炳阳储物袋中倒出的几个黑黝黝的小球也十分感兴趣。每個小球有半個鸡蛋大小,寒年刚一拿起连炳阳就连忙解释一通,生怕寒年一不小心注入了灵力——他不关心寒年如何,但他关心寒年如何之后自己会如何……

    寒年知道没个小圆球都是一个法器而且是一次性的之后,不禁对连炳阳的背景产生了兴趣,毕竟这种手笔远不是一般散修负担起的。

    寒年是雷系灵根,自然清晰察觉到了每个霹雳丸中蕴含的大量雷系灵力。他估算了一下,几十个如此威力的霹雳丸加在一起,其中蕴含的灵力和刚刚接触的劫雷也相差不远了。把雷系灵力浓缩后压制到小型法器之中,因为雷系灵力容易被激活,使用的时候注入一丝就能引发其中的巨大威力……这个方法是寒年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他觉着自己面前好像打开了一扇门,门内是一片新天地。

    寒年迫不及待地想要实验心中的几个猜想。除了霹雳丸,从连炳阳身上得来的东西还能看的就只有用来装汤圆的那个深紫色皮袋,这是一种专门炼制用来装捕捉到妖兽的储物袋,名兽笼,因为作用和关押野兽的笼子作用一样。和灵兽袋不同的是,兽笼收入的野兽和妖兽不需要认主,谁都能进,也谁都能拿出。而灵兽袋是修者专门用来存放和自己签订契约的灵兽的。

    妖兽和灵兽的区别其实就在于后者与人类修者签订契约,灵兽的修为和契约修者息息相关,故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说。

    这个东西倒有几分用处,见锦容不感兴趣,寒年就不客气地收了。而除了兽笼,连炳阳身上最有价值的就是他的法器:九节龙骨鞭。这是一件火系法器,寒年也勉强能用,但寒年已经习惯了空手,而且《寂灭仙诀》记载,到后期,他是可以把雷系灵力实质化成武器握在手中的。那样的武器用起来才顺手,而且只要寒年身上灵力没有耗尽,就能不断修补再生,也不怕损坏。

    接过自己的九节龙骨鞭,连炳阳简直都要哭了。他身上也没有几件值钱的东西,现在更是只剩下一件惯用的法器——他该庆幸对方还给他留了一件法器吗?QAQ

    作者有话要说:寒小受终于动心了,不容易啊XD~

    PS.前几天查看旅团信息,发现飞坦身高是旅团倒数第二矮,柯特取代果农成为四号后飞坦升一位,成为第三矮,155公分的身高,比兵长还矮5公分……兵长可以笑了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