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被冤枉

秋香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o,最快更新狼性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吃饭吧。已经很晚了。”夏心琪对着正愣神的苏倩倩说道。

    带着小夏的周玉看到苏倩倩之后有些吃惊。那个女人怎呢么会在这里。“心琪。这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对那个女人都沒有任何的好感。

    “她有事想问天宇。我就让她进來等了。”夏心琪不以为意地说道。

    周玉微微蹙了蹙眉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很显然她对夏心琪的做法并不赞同。但是感情是他们小俩口的事情。她也插不上手。

    “小夏和天宇还沒回來吗。”周玉看了看餐厅。都沒看到自己要找的人。

    她总觉得速洽牛按那个女人是个麻烦。墨天宇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处理好了。要不然时不时地出现不是让人倒胃口吗。万一夏心琪生气了那他就真的连哭都來不及了。

    夏心琪点了点头:“沒回來呢。第一时间更新他们一起吃饭不会早的。我们先吃饭。等会儿他们就回來了。”

    周玉叹了一口气。对夏心琪真是怒其不争。

    “你这孩子。自己男人得看得紧些。外面的那些女人花花肠子可多了。别给她们钻了空子。”周玉娇嗔着看了一眼夏心琪。

    自家男人出去一整天了都沒见她担心。

    “妈。你会让我有种错觉的。难道我才是你亲生的吗。”夏心琪笑得很是灿烂。他们家经常是婆媳联手欺负墨天宇。她都有感觉。那就是墨天宇是个倒插门的女婿。

    周玉抿唇一笑:“你不就是我女儿吗。”

    “行。咱赶紧吃饭去啊。”夏心琪推着周玉进了餐厅。她跟周玉倒真是像母女俩呢。反正婆媳问題这种事情是不会出现在他们家的。第一时间更新

    跟在夏心琪身后的苏倩倩更加羡慕了。为什么夏心琪跟什么人都处得來。

    而且墨天宇是什么时候多出來的一个妈。

    吃了晚饭。夏心琪和周玉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还一边打扫着卫生。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会相信墨夫人还要亲自打扫卫生。

    可是就是事实。进了墨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除了厨房和花园能看到几个佣人。别的就沒有什么闲杂人等了。似乎这只是一个小康之家。

    沒要多久墨小夏便有些要摇摇晃晃地走了进來。“妈咪。奶奶。我回來了。”

    周玉赶紧擦了擦手。抱住了自己的宝贝孙子。瞥到坐在沙发上的某个女人时。她心里有些忐忑了。她也不知道夏心琪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墨天宇一会儿回來可把事情给搞砸了。第一时间更新“小夏。你爹地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爹地今晚跟美女一起睡觉觉。我自己回來的。”墨小夏的眼睛放着精光。最近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掀自己老爸的底儿了。“今天打球的时候有个美女甩摔在爹地身上。还不乐意起來。爹地就把美女送回去了。”

    刚进來的夏心琪刚好听到了墨小夏的话:“你个混小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找抽是不。”

    怎么他家才十五个小家伙就那么惹人讨厌了。打小报告也就算了。可这不摆明了就是诬陷吗。还跟美女睡觉觉。还真亏了他能想出來。

    从哪儿学來的东西。

    周玉沒好气地瞪了一眼墨天宇:“以后别带我孙子出去。你看看他都学了些什么。你要是真那么混蛋。那以后就自觉点。别回來了。”

    墨天宇幽怨地看了一眼夏心琪。

    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啊。今天是有个美女想摔在他身上來着。可是他躲过去了啊。然后那个美女摔在了地上。 然后人家美女脚扭了。他就让球童把人送医院去了。怎么那小子不说实话呢。

    墨小夏窝在周玉的怀里继续说道:“爸爸坏死了。身上的香水味难闻死了。把我熏坏了。”

    周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夏心琪却是要被憋出了内伤。儿子。你确定你爹地不会跟你秋后算账吗。

    夏心琪抿抿唇:“妈。你先带小夏上去洗个澡吧。看他今天脏的。”

    “好吧。”

    周玉还是不安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某个女人。墨天宇一会儿可千万别惹怒了夏心琪。要不然后果肯定很严重。

    周玉带着墨小夏消失在客厅中。第一时间更新墨天宇这才热情地凑到夏心琪的身边。“老婆。刚刚真的是小夏胡说八道的。我真沒跟别人乱來。你可千万别生气啊。不信 我脱光了给你检查。”

    夏心琪勾勾唇:“那个我们晚点研究。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呢。”

    “怎么了。”墨天宇的眼皮跳了跳。“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我的清白更重要的呢。”

    “今天有人來找你了。你的事情晚上商讨。你先去招呼一下客人。”夏心琪挑了挑眉。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墨天宇。那女人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墨天宇看到夏心琪的笑容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凉意。每次夏心琪这么笑的时候都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这是怎么了。

    “谁啊。”

    夏心琪神秘地笑笑:“你眼瞎啦。那么大的人你看都不到吗。”

    墨天宇揉了揉夏心琪的头发:“别闹。看你这表情该不是哪个女人带着我的孩子找上门來了吧。”

    这个到底是谁。她一时还真的想不出來呢。

    “滚。”夏心琪翻了翻白眼。“你觉得我有那么大度吗。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你觉得我还笑得出來吗。我可不是那么沒心沒肺的人。”

    一直坐在沙发上的苏倩倩的眼睛不由湿润了。原來墨天宇进來那么就根本就发现自己的存在。虽然她是背对着他的。可不还是有个脑袋露在外密的吗。怎么那个人会沒有发现自己吗。

    不。他一定看到了。现在不过是为了哄骗夏心琪而已。

    墨天宇转过身去。恰好看到了站起來的苏倩倩。然后像是看到了鬼一般转过身來。“她怎么在这儿。”

    夏心琪摊摊手:“她怎么不能在这儿。她要在门口等你。我觉得她再门口等着太辛苦了。所以我就让她进來了啊。你们慢慢聊。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夏心琪头也不回地走上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