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 结局三

瘦比黄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o,最快更新误落帝王榻:皇的奴妃最新章节!

    黑衣人听到这个声音全身一僵,心里不自觉颤抖。

    他沒有说话,而是淡定的直立身子,慢慢转过身,他带着黑纱帽,所以他转过來的时候,名轻扬连他的容貌都看不清。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人,莫名给他一丝熟悉的感觉。

    面前,是他伸过來并且摊开的手,手中,赫然躺着他的传家玉佩。

    要不是发现玉佩丢失,名轻扬也不会折回來,这一回來,就看到墓碑面前站立的人。

    抬头,名轻扬只盯着黑衣人的脸,仿佛想从他的黑纱下看清他的容貌。

    “谢谢你。”名轻扬接过玉佩,然后眼睛一直盯着他的手。

    这是一双非常粗糙的手,手心的老茧改变了他原本的模样。

    “你是谁?”

    名轻扬忍不住问道,眼睛一直盯着黑纱。

    他沒有说话,玉佩递过去之后,他快速收手,直接从他身边经过。

    他很紧张,全身黑色是他最好的伪装。

    “站住!”

    经过身边的时候,他叫住了他。

    他怔住,脚步像钉了钉子,竟真的不动了。

    见他不动,名轻扬的心狠狠的缩了一下,回身,看着面前熟悉的身高,一个名字,几乎呼之欲出。

    “东篱!”

    他试探一问,面前的黑衣人,背影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个发现,让他感到很惊喜。

    “是你吗?”

    名轻扬半信半疑,又惊又喜,又不敢太过表露,生怕又是空欢喜一场。

    黑衣人沒有说话,沒有反驳也沒有承认。

    “你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粗糙,你总是喜欢练剑,却不知道保护自己的手!”

    名轻扬碎念着,黑衣人的身子僵住,垂着的手无力的弯曲。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这个人,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随着他的话而产生变化,令他心里难过得要死,也惊喜地要发狂。

    他又怕是梦,所以慢慢地试探说:“你瘦了!”

    黑衣人全身像被电麻了一样。

    “特意穿的男装,可是女人的身材,怎是一套衣服就能够掩盖的,这只会更加的暴露你的处境,你瘦得让人心疼。”

    “我曾无数次的幻想与你相见的情景,每一次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我告诉自己,就算做一辈子的梦,我也愿意一直做下去。”

    “哪怕找一辈子,哪怕我死,也要一直找下去……”

    黑衣人的身子完全僵直不动,黑纱下面的脸色,苍白一片。

    那种感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名轻扬认定,自己的心看到的,不会比眼睛看到的走偏。

    他终于鼓足勇气,念出了在心里藏着一遍又一遍的名字。

    “东篱!”他唤她。

    黑衣人肩头一颤,突然像抓狂一样的迈开步子向前跑。“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见她跑,名轻扬心里一空,立刻上前去追她。

    “东篱,东篱……”

    他大声呼喊,然后将她一把抱住。

    太过熟悉的身体,手臂一圈就能够感觉得到的亲密感,怎么可能会认错?

    “东篱,我知道是你,我找了你两年,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名轻扬难过的抱紧了她,从身后将她紧紧箍着,让她逃不出。

    “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东篱……”

    “你的声音也沒变,东篱,你休要骗我!”

    名轻扬坚决抱着她,为她的逃离难过。

    她一定是在怪他,两年前他和冯飞燕成亲当晚,正是东篱消失之时,她一定是在怪他娶了别的女人,所以藏起來了。

    “东篱,我沒有成亲,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人只有你!”

    他急忙解释,将一切能够误会两人分开的理由都解释清楚,希望她明白,主动揭开她的神秘面纱,与她相认。

    黑衣人突然不动了,黑纱下的面容早已泪流满面。

    她当然知道他沒有成亲,这两年,她一直跟在他身边,他在哪,她就在哪!

    如果不是因为名轻扬突然回來找玉佩,她这辈子都不会出现与他相认。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摸自己的脸颊,心里刺痛了一下。

    “不!”

    她失声痛哭,奋力挣脱,她是练武之人,很容易就震开他的禁锢。

    名轻扬受力不及,被她的内力震到松开。“东篱!”见她要跑,名轻扬立刻伸手,却只抓到她的帽子。

    一头墨色青丝柔顺的洒下,她匆忙回头,熟悉的容颜落入他的眼里。

    炙热的眼神如火烧,悲伤地诉不尽对她苦苦的思念。

    “东篱,真的是你?”

    名轻扬惊喜地呼唤,见她惊慌失措地赶紧伸手捂脸,然而,却敌不过名轻扬敏锐的眼睛。“你的脸……”

    他震惊地看着她,东篱本來娇美的容颜,下唇连接耳垂的部分,一条长长的疤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东篱自觉难堪,转身又要跑。

    名轻扬立刻手快地将她抱住。

    “东篱,这就是你躲我两年的原因是不是,当年你掉下悬崖,划破了脸,所以你才躲了我两年是不是?”

    “别说了,我不想听……”东篱伤心的掩住耳朵,多么痛的回忆,脸上被锋利的石头刮得血肉模糊,她活着已是万幸了。

    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么丑的样子,偏偏,让他看得那么彻底。

    “东篱,我不在几乎,我不在乎你脸上的疤痕,你还记得吗,你背上的伤口,你说过,每一个伤口都是你所经历的故事,你的左肩,还有我留给你的一道伤疤,那么多伤疤你都能够坦然面对,我也可以欣然接受你脸上的伤……”

    “东篱,不要再离开我,这两年我找你找得好苦,天涯海角,都找遍了,我好怕再一次失去你的日子,简直太难过了……”

    名轻扬的碎念,令东篱的心更加难过。

    回忆,一幕幕重现,这两年,他受的苦,她全都看在眼里,多少次,看到他找她那么辛苦,她差点就出现了。

    可是每每想到自己的脸,她又却步了。

    “东篱,我……”然后,他突然将她的身子掰过來,强行抱着她的脸深吻下去。

    尽管她挣扎,尽管她还在犹豫,他都要让她知道,自己隐忍了两年的痛苦,待到发泄的时候,将会有多么汹涌澎湃……

    夜瑾墨和苏绮玉好不容易爬上了山,正要和名轻扬打招呼的时候,看到墓碑前亲热的两个人,那因为饱含思念而激烈的程度,着丝让两个日夜朝夕相处的人羞红了脸。

    “那是谁?”苏绮玉忍不住问。

    夜瑾墨薄唇微启,能够令名轻扬如此失控的人,此生还能有谁?

    “一个值得用一辈子去珍惜的人!”

    夜瑾墨如是说,然后,他弯身将苏绮玉打横抱,用唇堵住了她的惊慌失措,吞沒她呼之欲出的尖叫,往來时的路折返……

    (正文完)